第四款 藏、哲通商

第四款 藏、哲通商

2021-02-17 11:33

洞朗对峙事件发生后,尽管印方赖在中方领土上不走,中方仍致力于谋求和平解决,但中方决不会在领土主权问题上做任何妥协,印度要使洞朗地区对峙长期化也只是幻想。

5. 新中国成立和印度独立后,两国政府均继承了 1890年条约以及据此确定的中印边界锡金段已定界,这反映在印度总理尼赫鲁给中国总理周恩来的信件、印度驻华使馆给中国外交部的照会、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印方提交的文件中(见附件 3)。长期以来,中印两国按 1890 年条约确定的边界线实施管辖,对于边界线的具体走向没有异议。边界一经条约确定,即受国际法特别保护,不得侵犯。

9. 印度以中国修路活动带来“严重安全风险”为自己的非法越界行为辩护。联合国大会 1974 年 12 月 14 日通过的 3314 号决议规定,不得以任何理由,不论是政治性、经济性、军事性或其他性质理由,为一个国家的武装部队侵入或攻击另一国家的领土作辩解。以所谓的“安全关切”为由越过已定边界线进入邻国领土,无论从事任何活动,都违反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都不会为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所容忍,更不是中印两个邻国正常的相处之道。

一、1959 年 3 月 22 日印度总理尼赫鲁给中国总理周恩来的信“印度的保护国锡金同中国西藏地方的边界,是由 1890年的英中专约所确定,1895 年共同在地面上标定。”

12. 边界在国际法上具有稳定性和不可侵犯性。由 1890年条约确定的中印边界锡金段持续有效,为中印双方一再确认。任何一方都须严格恪守,不得侵犯。中印双方正在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中探讨在锡金段边界实现解决边界问题的“早期收获”,这主要是考虑到锡金段边界已由 1890 年条约划定,且该条约由当时的中国和英国签署,中印应该以中国和印度的名义签订新的边界条约,以代替 1890 年条约。但这丝毫不影响中印边界锡金段的既定边界性质。

三、1960 年 2 月 12 日印度驻华使馆给中国外交部的照会“中国政府知道印度政府同不丹和锡金所有的特殊的条约关系。因此印度政府欢迎中国照会中对于锡金和不丹为一方和西藏为另一方之间的边界的解释。照会说,锡金和中国西藏地方之间的边界早经正式划定,在地图上既没有任何分歧,在实践中也没有任何争论。印度政府愿意补充说明,这条边界在地面上也已标定了。”

印度边防部队非法越界事实清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记者会上展示了印度军队越过中印边界锡金段进入中国领土的照片,清晰显示印度士兵和车辆越过了作为边界线的分水岭,进入到中国境内。中印边界锡金段已由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划定,该边界条约是中印两国共同继承的,印度历届政府多次以书面形式予以确认。印方近来的声明避而不提上述条约,甚至进行舆论狡辩。无论从哪个维度看,洞朗地区都不是中印争议地区,印度边防部队越过双方共同承认的锡金段边界线,与过去双方边防部队在未定界地区发生摩擦有本质区别。

二、1959 年 9 月 26 日印度总理尼赫鲁给中国总理周恩来的信“1890 年的这个条约也确定了锡金和西藏之间的边界;这条线后来在 1895 年加以标定。因此,关于锡金同西藏地方的边界,不存在任何纠纷。”

在洞朗对峙事件问题上,印度的行为,是基于错误的历史认知,错乱的逻辑认定,盲目的道义自信。印度是失据者,站不住脚;印度是理亏者,强词夺理;印度是失道者,难免寡助。

1. 洞朗地区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亚东县,西与印度锡金邦相邻,南与不丹王国相接。1890 年,中国和英国签订《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划定了中国西藏地方和锡金之间的边界。根据该条约规定,洞朗地区位于边界线中国一侧,是无可争议的中国领土。长期以来,中国边防部队和牧民一直在该地区开展巡逻和放牧活动。目前,洞朗地区与锡金之间的边界是中印边界锡金段的一部分。

作为国家的坚强柱石,人民军队守土有责、守土尽责。不属于我们的领土,多一寸也不要;属于我们的领土,少一寸也不行。无论半个多世纪前的过去,还是现在和未来,人民军队永远是听党指挥、骁勇善战的钢铁长城,永远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精兵劲旅。

第四款 藏、哲通商,应如何增益便利一事,容后再议, 务期彼此均受其益。

14. 事件发生以来,中国本着最大善意,保持高度克制,努力通过外交渠道与印度沟通解决此次事件。但任何国家都不应低估中国政府和人民捍卫领土主权的决心。中国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自己的正当合法权益。此次事件发生在已定边界线的中国一侧,印度应立即无条件将越界的边防部队撤回边界线印度一侧,这是解决此次事件的前提和基础。

今天的中国,日新月异。我们当然知道,在中华民族迈向伟大复兴的历史征途中,难免会遇到些纷扰,我们会一如既往地埋头做好自己的事。我们更知道,无论如何发展,一个强大国家的背后必须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捍卫领土主权和国家安全,人民军队有着不变的信念。

7. 事件发生以来,印度炮制种种“借口”为其非法行为辩护,有关说法在事实和法律上毫无根据,根本不能成立。

8. 中印边界锡金段已经划定,洞朗地区是中国领土。中国在自己的领土上进行道路施工,目的是为了改善当地的交通,完全正当合法。中国修路活动没有越过边界线,而且提前通报了印度,最大限度体现了善意。印度边防部队公然越过双方承认的边界线,侵入中国领土,侵犯中国的领土主权。这才是真正企图改变边界现状,也严重破坏了中印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

有记者提问:8月2日,中国外交部发布了《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的事实和中国的立场》文件。中方为什么要发布这一立场文件?为何选择在此时发布?

第五款 哲孟雄界内游牧一事,彼此言明,俟查明情形后,再为议订。

第七款自此条款批准互换之日为始,限以六个月,由中国驻藏大臣、英国印度执政大臣各派委员一人,将第四、第五、第六三款言明随后议订各节,兼同会商,以期妥协。

耿爽强调,中方发布《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的事实和中国的立场》文件,目的是向国际社会进一步说明此次印军越界事件的事实真相,全面阐述中国政府立场。中方这么做,是为了维护本国的领土主权,也是为了维护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维护公平和正义。中方相信,是非自有曲直,公道自在人心。

印度所谓“洞朗属于不丹”的说法同样荒唐。中国和不丹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边界会谈,迄今已进行了24轮会谈。两国虽未正式划界,但双方对边境地区的实际情况和边界线走向存在基本共识。对于洞朗属于中国这一点,中不双方不存在分歧。退一万步讲,中、不两国的事情,与印度无关,无需印度插手,印度无权介入中不边界谈判,也无权为不丹主张领土范围。印方以不丹为借口进入中国领土,不仅侵犯了中国的领土主权,而且也损害了不丹的独立主权。

一八九〇年三月十七日,光绪十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加尔各答。兹因大清国大皇帝、大英国大君主五印度大后帝,实愿固敦两国睦谊,永远弗替;又因近来事故,两国情谊有所不协之处,彼此欲将哲孟雄、西藏边界事宜,明定界限,用昭久远,是以大清国大皇帝、大英国大君主拟将此事订立条款,特派全权大臣议办,由大清国特派驻藏帮办大臣副都统衔升;由大英国特派总理五印度执政大臣第一等三式各宝星上议院侯爵兰;各将所奉全权便宜行事之上谕文凭公同校阅,俱属妥协,现经议定条约八款,胪列于后:

事件发生后,印方为其侵入我方领土行径炮制各种站不住脚的理由,拒不纠正错误。然而,谎言终究无法自圆其说,印方有关说法在事实和法律面前毫无根据,根本不能成立。印方的恶劣行为,不能不让爱好和平的人们保持高度警惕。印方以所谓的“安全关切”为“借口”,非法越界侵入中国领土,并以此要挟中方。这种做法,不仅构成对地区和平稳定的重大挑战,更是被《联合国宪章》、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所明确禁止的;不仅不会为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所容忍,更不是中印两个邻国正常的相处之道。

8月2日,中国外交部在官网刊登《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的事实和中国的立场》文件。文件事实清晰,有理有据有节。几天前的7月24日,王毅外长接受记者采访时,就中印对峙事件权威表态,话很简短,分量很重。

第八款 以上条款既定后,应送呈两国批准,随将条款原本在伦敦互换,彼此各执,以昭信守。

耿爽表示,6月18日,印度边防部队越过中印边界锡金段进入中国领土。印军至今仍然非法滞留在中国领土上。事件发生以来,中方通过外交渠道多次向印方提出严正交涉,对印方非法越界行为予以强烈谴责,要求印方遵守历史界约,立即无条件将越界的印度边防部队撤回边界线印度一侧。中方的做法展示了高度克制。但印方不仅没有采取任何实际行动纠正错误,反而通过炮制各种站不住脚的理由,为印军非法越界行为编造借口。

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说,印方此次挑起事端的目的是明确的,那就是以所谓“安全关切”为借口,打着所谓“保护不丹”的幌子,越过已划定边界,进入毫无争议的中国洞朗地区,通过制造洞朗地区争议,阻止并牵制中不两个主权国家的边界谈判进程。

正如王毅外长所说,解决这个问题也很简单,那就是,印军老老实实地退出去。中国有一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洞朗对峙事件和平解决的前提条件是印方越界部队无条件撤回。

(作者贾秀东为本报特约评论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第六款 印、藏官员因公交涉,如何文移往来,一切彼此言明,俟后再商另订。

第二款哲孟雄由英国一国保护督理,即为依认其内政外交均应专由英国一国径办;该部长暨官员等,除由英国经理准行之事外,概不得与无论何国交涉来往。

外交部8月2日发布《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的事实和中国的立场》。截至7月底,印度边防部队仍有40多人和1台推土机在中国领土上非法滞留。

此次事件发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已定边界线的中国一侧,不是什么“领土纠纷”,与以往双方边防部队在中印未定界地区的边境摩擦有本质不同。为应对印军越界事件,中国边防部队已在现地采取紧急应对措施,并将进一步加强针对性措施。

11. 1890 年条约已确定,中印边界锡金段起自与不丹交界的吉姆马珍山,这是中印边界锡金段的东端点,也是中国、印度、不丹的三国交界点。此次印度边防部队越界的地点位于中印边界锡金段的边界线上,距离吉姆马珍山约有2000多米之远。此次件与三国交界点问题并无关系。印度应尊重1890 年条约及其确定的中印边界锡金段东端点,无权单方面改变既定边界线及其东端点,更不得以此为由侵犯中国的领土主权。

第三款 中、英两国互允以第一款所定之界限为准,由两国遵守,并使两边各无犯越之事。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我们希望印方能看清大势,多说对和平共处有益的话,多做对和平共处有益的事,多为本国和邻邦、地区和世界的和平发展作贡献,而绝不是相反。

10. 长期以来,印军在多卡拉山口及其附近地区的边界线印度一侧修建了道路等大量基础设施,甚至在边界线上修建碉堡等军事设施。与此相反,中国在该段边界线中国一侧只进行了少量的基础设施建设。近年来,印度边防部队还阻挠中国边防部队沿着边界线正常巡逻执勤,并企图越界修建军事设施,中国边防部队对此多次提出抗议并依法拆除印军越界设施。实际上,正是印度企图不断改变中印边界锡金段现状,对中国构成严重的安全威胁。

第一款藏、哲之界,以自布坦交界之支莫挚山起,至廓尔喀边界止,分哲属梯斯塔及近山南流诸小河,藏属莫竹及近山北流诸小河,分水流之一带山顶为界。

上述文件和表态都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强调目前事态的症结所在,即印度边防部队非法越界进入中国境内,二是指出解决对峙事件的出路,即印方无条件将越界部队撤回边界线印方一侧。

光绪十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即西历一千八百九十年三月十七日,在孟腊城缮就华、英文各四份,盖印画押。

四、2006 年 5 月 10 日印方在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工作组会议上提交的非文件。

15. 中印是两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政府一贯重视发展同印度的睦邻友好关系,致力于维护两国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中方敦促印度政府从两国关系大局和两国人民的福祉出发,恪守 1890 年条约及其确定的中印既定边界,尊重中国的领土主权,遵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等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立即将越界的边防部队撤回边界线印度一侧,并彻底调查此次非法越界行为,尽快妥善解决此次事件,恢复两国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这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也是本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

3. 事件发生后,中国边防部队在现地采取了紧急应对措施。6 月 19 日,中方通过外交途径紧急向印方提出严正交涉,对印方非法越界行为予以强烈抗议和谴责,要求印方立即将越界的印度边防部队撤回到边界线印度一侧。中国外交部、国防部、中国驻印度使馆在北京和新德里先后多次向印度提出严正交涉,强烈要求印度尊重中国的领土主权,立即撤回越界的边防部队。中国外交部、国防部发言人多次公开表态,说明事实真相,表明中方立场,并公布了印军越界的地图和现场照片(见附件 1)。

洞朗对峙事件发生后,印度官方和舆论散布了各种论调,为其边防部队非法越界行为辩解。一开始印媒宣称中方“入侵印度领土”,接着印度官员改口称“印度领土没有遭遇入侵”,但又搬出不丹,把洞朗地区描述为中不争议地区,并声称对中国在洞朗地区修路有“安全关切”。

印度所谓中方修路给印度带来“安全关切”的说法也是荒谬的。中方在自己的领土上修路,这是主权国家的正当行为,合法合理,也不违反中不之间的共识和协定。恰恰相反,印边防部队非法越界闯入中国境内,才是改变了现状。再退一万步讲,即使双方对已定边界另一侧有安全关切,也是双方通过外交渠道达成信任措施来解决,印方以所谓的“安全关切”为由,派军人越过已定边界线,进入邻国领土,无论从事什么活动,哪一个主权国家会容忍印度这样的行为?哪一条国际法赋予了印度这样的权利?

中国人民珍爱和平,我们决不搞侵略扩张,但我们有战胜一切侵略的信心。“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谁都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人民军队将一如既往地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决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

中国政府在领土主权问题上不会退让,任何国家都不应低估我们捍卫领土主权的决心。我们要求印方尊重历史界约规定,立即撤回其边防部队并彻底调查此事。在事关国家领土主权问题上,我们的立场坚定不移,希望印方不要心存侥幸,不要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

6. 6 月 18 日以来,印度边防部队非法越过中印锡金段边界进入了中国领土,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此次事件发生在边界线清楚的已定界地区,与过去双方边防部队在未定界地区发生的摩擦有着本质区别。印度边防部队越过既定边界,侵犯了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违反了 1890 年条约,违反了《联合国宪章》,是对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粗暴践踏,性质非常严重。

13. 洞朗地区历来属于中国,一直在中国的有效管辖之下,不存在争议。中国和不丹都是主权独立国家,从上世纪80 年代开始通过谈判协商解决边界问题,迄今已进行了 24轮边界会谈,达成了广泛共识。两国虽未正式划界,但双方已对边境地区实施了联合勘察,对边境地区的实际情况和边界线走向存在基本共识。中不边界问题是中、不两国的事情,与印度无关。印度作为第三方,无权介入并阻挠中不边界谈判进程,更无权为不丹主张领土。印度以不丹为借口侵入中国领土,不仅侵犯了中国的领土主权,而且是对不丹主权和独立的挑战。中国和不丹是友好邻邦,中国历来尊重不丹的主权和独立。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不两国边境地区一直保持和平安宁。中国愿继续同不丹一道,在不受外来干涉的情况下,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两国间的边界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中方对发展中印友好关系是有诚意的。事件发生以来,中方本着最大善意,保持高度克制,努力通过外交渠道与印方沟通解决此次事件,要求印方立即将越界的印度边防部队撤回到边界线印度一侧。然而印方却炮制种种“借口”,企图混淆事实,妄图抹黑中方,其边防部队至今仍非法滞留中国领土,这是绝不能容忍的。

2. 2017 年 6 月 16 日,中方在洞朗地区进行道路施工。6 月 18 日,印度边防部队 270 余人携带武器,连同 2 台推土机,在多卡拉山口越过锡金段边界线 100 多米,进入中国境内阻挠中方的修路活动,引发局势紧张。印度边防部队越界人数最多时达到 400 余人,连同 2 台推土机和 3 顶帐篷,越界纵深达到 180 多米。截至 7 月底,印度边防部队仍有 40多人和 1 台推土机在中国领土上非法滞留。

4. 中印边界锡金段已由 1890 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以下简称“1890 年条约”,见附件 2)划定。该条约第一款规定:“藏、哲之界,以自布坦交界之支莫挚山起,至廓尔喀边界止,分哲属梯斯塔及近山南流诸小河,藏属莫竹及近山北流诸小河,分水流之一带山顶为界”(注:支莫挚山即今吉姆马珍山)。此段边界线走向条约叙述清晰准确,实地边界线沿分水岭而行,走向清晰可辨。

耿爽指出,中印边界锡金段已由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划定,是中印两国政府都确认的既定边界,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印方所作所为违反1890年条约及其确定的中印既定边界,违反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不仅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严重侵犯,更是对地区和平稳定和正常国际秩序的严峻挑战,不会为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所容忍。